一经上映《过春天》好评如潮
拿下了平遥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是多伦多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还入围了柏林电影节,提名了亚洲电影大奖。在业界也被媒体称为“最好的华语处女作之一”“华语青春片的希望”
而这却是导演白雪在做了十年全职主妇后的处女。非常惊艳细腻同时令人耳目一新。

“过春天”这个词并不像字面上那么明媚温暖。相反却有较为晦暗的意思,是出入于陆港走水(走私货物)的人的黑话,如果顺利过海关则称为春天。而让人惊艳的是,对于港深特殊的地域关系、敏感的身份认同等这样的宏大议题,这部影片选择以一个16岁的单亲少女佩佩为切入点,白天在香港上学,晚上回到深圳和妈妈住在一起,由佩佩的视角向我们展示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这样一种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对于青春期模糊懵懂的情欲描墓得十分生动,目非常细腻。最精彩的便是影片后期佩佩和阿豪互相在对方身上绑手机的那场戏。原来情欲戏还可以这么拍!没有一个出格的举动甚至连一个吻都克制得没有,但是绯红的画面、局促的呼吸、粗重的喘息、暧昧的氛围、出离的欲望都令人血脉喷张,情而不色,角度新颖却又贴切,令人耳目一新,余音绕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