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的行为,不论是一开始为了息事宁人而自己顶罪,还是后来被无数次抛弃后都无法吸取教训不断依附于男人、不断抛弃底线,她对被爱、对被需要的极致渴求都让我无法理解,甚至愤怒、恨她的不争气、恨她的恋爱脑,但她的经历又令我真切地感到心痛,揪心。

“原生家庭不幸的人,要用一生去治愈童年。”
因为父亲的偏心导致松子性格缺陷,自卑,讨好他人。但松子选择去治愈了吗?我觉得并没有,不论是和最开始的作家彻也,还是后来的龙洋一,松子仍旧选择爱得盲目,失去自我,甚至说可以为了得到爱而一次次的抛弃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她说“她是为爱而活,如果有爱的话。”可是当你不爱自己的时候,谁又会来真正的爱你呢。

真正长久的爱源自两人间平等的爱,松子每遇到一个对她好一点的男人,她便把自己所有的爱都付出给了他,她看似无怨无悔,甚至为了维持爱,她可以被挨打,可以下地狱。可她不知道她如此的付出本质上是变相的索取,她渴望男人看到自己的好后可以多爱一点她,不要抛弃她,所以这样毫无保留的爱其实也代表着无限的压力。落魄作家彻也在看到松子尽管被他挨打,被他当作欲望的发泄物还一直在为他考虑,小混混龙洋一在看到松子全然的爱与无限的包容时,他们都是害怕与恐惧的。松子对他们的好无形中把他们对自身的否定强化,把他们的愧疚感放大,在强烈的不配得感下他们一个选择了自杀,一个选择了逃离。没有人能承受的住这份沉重的爱。

但《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真正嫌弃她的应该是她自己吧,她无法正视自己独立存在的意义而不断寻找被需要的理由。可正是因为她不能正视她自己的意义,她忽视了身边真正爱她的人:她以为偏心的父亲、她的妹妹和她的朋友泽村惠。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孤单一个人,但她身边一直有着爱她的人,父亲的日记里看出父亲一直惦记着她,妹妹临终前最牵挂的也是她,泽村不论是刚出狱还是十八年后有所成就都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甚至想帮她找到凶手。

想到《被讨厌的勇气》里提到的一句话:“倘若自己都不为自己活出自己的人生,那还有谁会为自己而活呢?”如果松子意识到自己的优秀,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去创造幸福,创造爱,那她也不至于将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被人随意抛弃、受伤。比起害怕被人讨厌而不断迎合他人,还不如被讨厌一点,但更自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