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春末的一天,雷纳多·阿莫鲁索初次见到玛莲娜。她留着波浪状黑亮的秀发,穿着时髦的短裙和丝袜,踏着充满情欲诱惑的高跟鞋,来到了西西里岛上宁静的阳光小镇。她的一举一动都引人瞩目、勾人遐想,她的一颦一笑都叫男人心醉、女人羡妒。玛莲娜,像个女神一般,征服了这个海滨的天堂乐园。年仅十三岁的雷纳多也不由自主地掉进了玛莲娜所掀起的漩涡之中,他不仅跟着其他年纪较大的青少年们一起骑着单车,穿梭在小镇的各个角落,搜寻着玛莲娜的诱人丰姿与万种风情,还悄悄地成为她不知情的小跟班,如影随形地跟监、窥视她的生活。她摇曳的倩影、她聆听的音乐、她贴身的衣物都成为这个被荷尔蒙淹没的少年,最真实、最美好的情欲幻想。然而,透过雷纳多的眼,人们也看到了玛莲娜掉进了越来越黑暗的处境之中,她变成了寡妇。

在战争时期,女主被女人嫉妒,男人想睡,尽管女主几经波折,但是仍找不到工作
丈夫战死,女主是作为烈士的妻子,在丈夫被宣布逝世当天招人非议,
寡妇门前是非多,再加上女主有很美,被人写匿名信告诉了她爸爸,说她的女儿和镇上的人都睡过,女主的爸爸和她断绝了关系。女主被别人扯上法庭,找律师辩护,无力支付律师费用,与律师在一起后,被律师妈妈反对。女主爸爸因为耳背,听不到警报声,被战死看到最后的最后,感叹难道美丽真的是一种罪过吗,但电影里女主的丈夫拖着废了一个胳膊的身体回来了,女主终于收到了大家的尊重。

玛莲娜所到之处都是一幅动人的美景。
往返行走、深夜独舞、含泪点烟等众多场景也都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然而,影片最打动笔者的是玛莲娜在战后返回西西里岛,对于曾经羞辱她的女人们说“早安”的场景。尤其是她回眸的那个画面。
她原谅了所有的痛苦与折磨,并在曾经失去尊严的地方依旧保持着淡然和温柔。
岁月和心灵赋予玛莲娜超过容貌的“美丽”。而这,才是真正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