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法国的女演员(埃玛妞·丽娃饰)到日本广岛拍摄一部宣传和平的电影,在影片即将拍摄完成要回国之时邂逅了一位日本建筑师(冈田英次饰),两人迅速陷入了热恋。在广岛博物馆的所见和与日本男人的爱情使法国女人回想起战争的场景以及发生在那时候的初恋。14年前,二战结束前夕,女人的家乡涅威尔被德国人占领,而她却在战争中爱上了一名德国士兵,偷偷地跑去约会,并与他相约逃离法国,到巴伐利亚结婚。

然而在临行前的早晨,她的德国恋人被法国抵抗运动的战士开枪击毙。涅威尔在一夜之间解放了,女人却因为失去爱人而痛不欲生,失魂落魄。因为爱上了祖国的敌人,女人被剃光头发以示惩罚,还被父亲关进了地窖。她的情感也随着死去的爱情一同逝去。女人以为可以将这失恋的痛苦永远深埋心底,可与日本男人迅速升温的爱情却开启了她记忆的闸门,往事如同一幅旧画缓缓展开,清清楚楚地暴露在她和男人眼前,也暴露在观众眼前。在她讲述自己的故事的同时,真正的遗忘开始了。就在女人的爱情被摧毁后,广岛也被原子弹摧毁了。整个城市变成了一片废墟,广岛人民的精神和生活都遭受到了巨大的摧残。可十几年后,女人却在广岛看到,人们只有靠博物馆中保存的战争的遗迹来回忆那段惨痛的历史,而本身却已经渐渐遗忘

《广岛之恋》采用时空交错的现代派电影手法,透过一个象征性的爱情故事来折射战争的可怕与忘却的重要性。影片描述法国女演员艾曼纽·莉瓦(Emmanuelle Rive)在1957年到日本广岛拍摄一部宣传和平的影片,在回国前邂逅了日本男子冈田英次,两人相爱并发生婚外情。冈田英次的出现令艾曼纽回忆起她在战时于法国小城涅威尔跟一名德国占领军的相爱,最后德国男人阵亡,涅威尔在一夜之间获得自由,艾曼纽也陷入了无尽的癫狂……

记忆是美好的,记忆意味着进入到过去,过去的过去,代表着混沌,如女人波涛汹涌的胴体及那温润的湿处,最原始的疯狂与罪恶。人需要理性的遗忘,也需要感官的记起。我们必须拒绝遗忘才能回到过去,才能体验疯狂;我们又必须忘却疯狂才能走向未来,才能享受清醒。

《广岛之恋》从内容到形式都呈现出一种复杂多义的形态。从影片的主题说来,无论是“爱情”、“反战”还是关于“时间与忘却”、“理智与情感”的说法,影评者对这一问题的界定似乎都不能对这90分钟的时空交错给出一个简单而明确的标签,各种理解都无法将影片的主题阐释得淋漓尽致。也许这正是影片的价值所在。用导演雷乃的话来说,影片是建立在矛盾基础之上的,包括必然的、可怕的遗忘的矛盾,一个在集体的、巨大的悲剧的背景上出现的个人的辛酸而渺小的命运之间的矛盾……而对于影片主题本身的争论是毫无意义的,“我们要求观众不是从外部重建故事,而是和角色一起从内心经历它……现实永远不是外部的,也不全是内心的,而是感觉与体察双重类型的混合。”

现实永远不是外部的,也不全是内心的。存在主义认为,世界是不能用人的理性来把握的,它本是一团“虚无”。阿仑·雷乃的电影用存在主义哲学和精神分析学说揭示生活中人的各种心理和行为,使用现实时空与心理时空相交错,对人物内心世界进行深入细致的探索,实践并发展了巴赞的现实主义电影美学,即一种以直觉的感知去把握与再现现实的严格意义上的“心理现实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