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e-hee过去曾爱上一个女子,奈何因为生活贫困而导致分手,此事令他在爱情路上大受打击。住在济州道任职导游的Young-seo经常等待著爱她的男人,可是她总希望跟他们保持著一定的距离。Tae-hee的朋友寄给他一张Postcard,叫他来济州道感受一下前所未有的生活。于是Tee-hee决定到济州一游。  Young-seo带著一班旅行团在济州机场时,一位团友发现不见了钱包,于是Yeung-seo到处找寻那个小偷。同时间,Tae-hee刚巧到了济州。在Tae-hee的协助下,他们捉到了小偷。Tae-hee并且请Young-seo当他在济州的导游。  就是这样,两人就仿如情侣的到济州各处游玩,可是,他们却不能肯定自己是否已爱上对方…… 

由于家庭关系迫不得已与心爱的女人分手的泰熙,沉湎于往日失恋的伤痛,对于爱情总是患得患失不敢再次尝试。父亲的背离使英舒对所有外来男子避之唯恐不及,习惯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竖起若有似无的高墙。然而……一切都是由那封信开始的。有一天,泰熙收到朋友的来信,信中写着他在济州岛找到了此生唯一的爱情,不再回首尔。充满好奇的泰熙决定前往济州岛探个究竟,登上了飞往济州岛的飞机。土生土长的济州岛导游英舒一如往常送别观光客。机场混乱当中有个观光客的钱包被偷,英舒在刚下飞机的泰熙的帮助下抓到了小偷。不幸被小偷划伤的泰熙受到英舒无微不至的治疗。在世界不同的角落过着不同生活的两人终于在此相遇。英舒感激于泰熙的出手相助,而在济州岛人生地不熟的泰熙希望英舒当他的导游时,便欣然接受了泰熙的提议,开始踏上暂新的旅程。泰熙和英舒就象熟知的恋人,逛遍了济州岛的一山一水,彼此越来越亲近,也越来越被彼此吸引。但偶然又短暂的相识,使他们不敢确定自己心中的爱苗,而踌躇不前。理智的头脑告诉他们不要轻易陷入爱情漩涡,于是隐藏起对彼此的深情默默地道别。假期结束了,泰熙不得不返回首尔。最后的相见也在沉默中依依惜别。两人又回到了属于各自的安全堡垒。似乎发生过什么,似乎又未发生……又是忙碌的一天,英舒照常送别观光客。忽然,熟悉的身影跳入眼帘,是英舒思念心切出现的幻影?还是泰熙去而复返……

两个平凡的人缘何走到一起?这是电影令人着迷的地方。不是巧合或者惯有伎俩所使然,因为两个人都有欲望,很温和很自然的渴望,女子身边的都是过客,浏览的只是风景,男子则在城市中日益失语,或许只是因为彼此内心深处的寂寞。所以女子会在看到男子淋雨的时候落车,会偷偷的向组长撒谎生病调班,所以男子会在临上车时请女子当她一天的导游,会在一天结束后有不舍。我们都有一种相信陌生人的感觉,可以毫不保留的告诉他们自己的伤心与痛苦,男子很平静的诉说自己的爱恋,却不知女子的内心此时或许已经悄悄的向他靠近。与分手的女友一场不期而遇,本以为是个冲突与高潮,男子最终选择了下一站。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看不到人,爱情也就慢慢消逝了),easy come easy go(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听到课堂上众人大声朗读,女子终于放声大哭。
男子走了,女子仍旧带着游客走在熟悉的路上,但女子终究是幸福的,因为这条路上有了自己的回忆,有了爱情的一丝甜蜜和苦涩的余味。

尽管母亲告诉她真相,父亲也是个浪漫的旅客,之后把母女俩留下了。女子还是在男子摘下眼睛的那刹那里选择了相信,选择了坚持。
So much love , so little time .(我们有心中太多的爱,然而我们却没有多少时间)要幸福,唯有选择相信!这或许是爱情的真谛。
结尾也是别具一格,导演甚至吝啬的没有给最终终成眷属的男女一个特写,只是在巨大的画面里看着蝼蚁般的他们拖着行李走向远方。人世间的情爱莫过如此,都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正因为渺小,所以我们才要加倍珍惜所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