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一艘巨大的飞船出现在地球上空,人们惶恐不安,却又分外好奇。经过一段时间紧张的等待,外星飞船始终没有动静。人类终于小心翼翼靠近它,强行走进舱内,结果发现了不计其数的外星人。他们形容丑陋,宛如虾子,而且健康状况极差,虚弱无力。原来这是一群来自外星的难民,他们最终被地球人接纳,并隔离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一片区域内生活,此地名为“第九区”。经过长达20年的繁衍,外星难民的数量扩张至180万之多,且和周边人类的矛盾冲突不断,越来越多的人类呼吁将“大虾”赶出地球。
  MNU(列国同盟组织)经过磋商,决定将外星难民迁移到更为偏远的区域。MNU外星事务部门的特工威库斯(Sharlto Copley 饰)专门负责搬迁工作。威库斯在动员过程中傲慢随意,与当地居民冲突频频。最终,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外星人的神秘流体将其感染,威库斯慢慢变成了外星人的模样……

差不多在30年前,外星生物终于与地球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当人类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对方可能会施予的来势凶猛的侵略与袭击、或者是科技方面飞跃性的进步时,却始终没能达成所愿。原来这些外星生物因为自己所在的星球遭受了战火的摧残,已然成为最后一批幸存者,他们来到地球并不是为了侵略和联姻,而是要寻求庇护。在全世界的重要国家首脑经过了会晤之后,他们一致决定在南非的第九区为这些外星生物建立一个勉强凑合出来的临时避难所,集中管理这些人类眼中的“异类”。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在地球落脚的外星生物的忍耐力也在慢慢被磨光,过于艰苦的生存环境,让他们越来越难以抑制住愤怒的情绪。控制和管理外星人的任务,已经被政府承包给了一家被称为“跨国联合组织” (MNU)的私人公司,不过他们显然对外星人的福利和待遇并不感兴趣,如果他们能够掌握随着外星人一起抵达地球的武器工程,就能收获想象不到的巨大利润。不过MNU的每一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因为如果想要激活武器网,就必须提取外星人的DNA。

MNU的行为致使外星人与人类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已经处在了一触即发的边缘地带,尤其是当MNU的场地管理员威库斯·范·德·马维(沙尔托·科普雷饰)感染了一种神秘的病毒之后,他的身体也随着DNA的重组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使得威库斯很快就成了全世界追捕的对象,因为他同时也象征着MNU的武器实验中最有价值的关键所在,威库斯无疑已经成了解开外星人武器技术的那把秘密的钥匙。受到了同类无尽的排斥和不友好的对待,对于威库斯来说,这个世界上似乎只有一个地方能够为他提供一处安身之地了,那就是第九区。

影片中,克里斯托夫用了20年的时间收集了一管流体,在小儿子问他你朋友呢他轻描淡写的说死了,却狠狠的用拳砸在门上,在实验室中看到自己同伴的尸体而哀悼,为救自己的儿子誓死不说出操纵飞船的方法,在最后对库维斯许下三年之约,最后的最后,不抛弃库维斯,比起人类的自私,贪婪,外星人比人类更懂感情。

最后,库维斯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雇佣兵抢下,却没想到其他大虾会冲出来救他,这是人类的悲哀,也是对人类最大的讽刺。而MUN在他正义的外表下,充斥着肮脏的作为,也面临着查处。

最后的最后,妻子收到一束金属花,而我们也看到了一只大虾在废墟上折一朵金属花,这是完全异化的库维斯,这是那个内心依旧是人类的库维斯,这是那个等待克里斯托夫承诺三年的库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