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斯黛拉(海莉·露·理查森 Haley Lu Richardson 饰)在医院结识了男孩威尔(科尔·斯普罗斯 Cole Sprouse 饰),但因为“囊性纤维化”疾病,他们之间的相处必须永远相隔“六英尺”,即使触不可及也不能阻挡两人逐渐升温的情愫。他们的爱情能够战胜疾病和死亡吗?(肢体接触,是新生儿所用的第一种交流方式。爱情来临的时候,肢体接触让我们小鹿乱撞,忘却自我。但因为肢体接触太过平常,常常让我们忘了它的重要性。试想如果有一天,我们不能再和所爱之人肢体接触了呢?片中的男女主,患了一种叫作囊肿性纤维化疾病的病。

史黛拉的生活充满了规律、界限和自我控制,直到遇见了魅力无穷的病友威尔。这对患有囊性纤维化的病友兼情侣之间,必须保持至少6英尺的距离,以防止交叉感染。尽管按照规定他们必须保持安全距离。随着他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把规则抛之脑后,拥抱这种行为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更复杂的是,威尔对他正在接受的治疗有着潜在的反抗危险。史黛拉逐渐激发了自己充实生活的愿望。

《五尺天涯》作为一部小成本、低排片爱情电影,在诸多不利条件下当前全国排片仅维持在2%左右。但影片凭自身过硬的质量,仍在社交网络平台引发了不小的关注,持续实现票房“逆跌”。男女主人公的甜蜜恋爱和无法牵手的悲伤感染了众多观众,自发打卡“晒票根”并好评本片。“太好哭了,生活真的太难了,哭完觉得很放松”“没谈过恋爱也触动很大”“告诉自己不哭还是没忍住,这么好看的爱情片为什么影院不多给点排片”“不仅仅是爱情,也是一部在讨论生死的电影,但爱情和生死面前,还是只想选择有你的那一边啊”。

中间有一段让人印象很深刻。就是女主为了给男主庆生,把自己的好朋友都偷偷请来了医院,还为他做了蛋糕。但当所有人唱完生日快乐歌,请男主许愿的时候,男主却说:“我不能吹蜡烛,因为吹完你们就都不能吃这块蛋糕了。”

《五尺天涯》从方方面面展现了囊肿性纤维化患者与他人之间的交流障碍,一旦患上此病,他们失去的不仅是健康,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很多联结。所以此片的译名非常出彩,改编自成语“咫尺天涯”,完美体现了囊肿性纤维化患者的痛楚与无奈。丢失了肢体接触的能力,即便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再近,也再无法通过触碰,去感受对方的心跳和体温了。它在试图告诉我们,不要忽视那些我们天生就拥有的能力。在我们还能拥抱和亲吻爱人的时候,别再吝啬我们的肢体表达了。

正如克莱尔在参加TED Talks时所说的——

你可以在遭受痛苦折磨的同时仍然毫发无损,你在遭遇不幸的时候仍可以回馈社会。但是你的生活品质不是由健康或生病、贫穷或富有决定的,而是因为你生而为人、历经百态,有所作为,有所给予。

该片一部非常好莱坞化的青少年爱情片,虽然有一些情节显得夸张,但影片仍以现实中的疾病为依据。影片中的角色让人感觉真实而鲜活,海莉·路·理查森和科尔·斯普罗斯的精彩表演为角色增添了活力。海莉·路·理查森展示了具有深度的表演,从史黛拉的悲伤和愤怒,到她不情愿地让自己爱上威尔的方式,在此过程中的每一个方面都带着真情实感

在死亡面前,爱情成了奢侈品。 威尔和斯黛拉拥有的,是一段注定BE的爱恋。可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了。 面对有限的生命,他们能做的唯有珍惜活着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