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北村英明(佐々木英明 饰)生活在一个充满绝望、腐烂气息的家庭中。48岁的父亲(斎藤正治 饰)曾是陆军的上等兵,退伍后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沉湎于自渎的堕落快感中;祖母(田中筆子 饰)老年痴呆,不问家务,还有偷窃的毛病;妹妹(小林由起子 饰)与周围的人完全没有交流,却和心爱的兔子发展出异乎寻常的亲密关系。校足球队的教练近江(平泉征 饰)对英明青眼有加,通过近江的引领,英明在花街柳巷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妹妹和兔子的关系引起家人的焦虑,隔壁的金先生(下馬二五七 饰)偷偷杀掉兔子。绝望的妹妹勾引校足球的队员,结果反被球员们轮暴。
  黯淡的青春破碎滴血,没有希望。

影片以一个少年的回忆开始,他在沉闷的家里无所事事,便喜欢和大学的足球队员在一起,足球队的教练喜欢这个腼腆的孩子,便带他去了相好女人那里,在那里,他有了第一次性经验。家里的奶奶已经老,而年幼的妹妹和兔子保持异乎寻常的关系,家人发现后央人杀了兔子,可是,自以为长大的妹妹在一次挑逗足球队员的过程里被队员们轮奸,门外的哥哥只能眼睁睁看着所有一切的发生。

毫无疑问,扮演无名主人公的佐佐木英明带来了精彩绝伦的表演。他是否真的是主角,或者迅速变化的东京城市景观才是故事的主要角色,尽管对于这一问题,人们可能存在着一些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佐佐木英明成功地成为了幻想破灭的年轻人的完美代表,他在影片中对70年代的日本社会及其对美国的盲目迷恋进行了严厉抨击。

更有趣的是,他经常踢开第四堵墙,用轻蔑的语气对观众讲话。他提醒着观众,这是一部虚构的作品,他将在银幕变成空白的那一刻不复存在。「电影很快就结束了,没有人会记得我,」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但事实并非如此。尽管寺山修司的这部杰作问世已近50年,但它仍是日本电影史上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电影界跨界的元虚构作品的缩影。《抛掉书本上街去》令人难忘地批判了冗余的公共机构,同时敦促我们拥抱现实世界的辩证法。

而影片的音乐自始至终贯穿着摇滚乐和迷幻音乐,反映了那代人的思潮和想法。电影一再的插入采访场让观众不得不在情绪化的观看里抽离从而映证电影的主观和间离。颠覆了可能的幻觉,就像寺山修司提出抛开书本(代表对年轻人的压制和理性世界的教条性)正如我的妹妹身上发生的一切是人的本能所致(兔子和妹妹的暧昧)而被伤害的结果却是自我的萌发和人同居,这些理性思维所无法接受的发生表明着命运的神秘性。而片子里的大量足球场景代表了年轻人进取的态度但是这种可能的亮点却在最后为导演的人生观消解。导演借我之口讲了电影和存在的幻象性,他讲无论是波兰斯基还是安东尼奥尼,当你灭灯的时刻,一切将是终点,这是东方的哲学观,哀凉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