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来西亚移居新加坡的阿玲在一间高中担任中文老师。她的家庭生活让她倍感沮丧:公公因为瘫痪无法说话,丈夫对她也日趋冷淡。夫妻二人多年来一直尝试怀孕,但情况一直没有得到好转,丈夫的不闻不问更让她感到孤独。伟伦是阿玲的一位学生,他通过中文课对老师产生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情愫,两人的关系随着阿玲给伟伦的课外辅导产生了变化……

在刚刚结束的第44届多伦多电影节上,由新加坡导演陈哲艺执导的最新电影《热带雨》,是电影节唯一一个设有专业评审的单元“站台单元”中的唯一一部入围的华语片。这部电影虽然最终没有成为站台单元的最后赢家,但依然得到了场刊3分以上的好成绩,无疑是年度华语佳作。

影片《热带雨》的故事发生在导演的家乡新加坡。正值雨季的新加坡,几乎每天都会有大雨倾盆的时刻;就是在这样一个潮湿的季节,身为中学国文老师的女主人公,生活上也在经历着大大小小的几场“雨水”的冲刷:与丈夫的关系因为久久不得子而愈发疏冷、每天在家照顾瘫痪在床的公公、学生对国文课的不屑一顾、以及她和一位男学生的暧昧关系……所有这些,陪同雨季的到来,让女主人公的心里也越发潮湿。

电影的母题也依然被放在人与生活之下,导演的镜头或多或少地关注了时下社会许多不同方面的问题,大到邻国不安的政局、人们对中文教育的不重视,小到年青一代父母缺失的问题、老人过世后的家产问题等等。

但不管这些方面怎样展开,导演都没让整部电影显得涣散,相反的,这些支线都更加凝固了电影的中心,为主人公心事的展开提供了更多面向的平台。也让观众看到了新加坡,或者说整个华人世界诸多类似的问题,让人不禁回味自己身边种种。

另一方面,电影主人公的经历,虽然压抑,但不会让人觉得悲哀。这一点又一次证明了导演的能力,他没有因为女主角生活上的经历,就把这个故事讲成一个八点档狗血故事,而是总在适当的时候收住感情,让观众自己体味;生活的心酸和小人物如何面对,自始至终让人有一种可以慢慢沉淀的感觉。

电影中的女主人公,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东方女性,或者说东方妻子。在家庭戏上,电影的绝大部分篇章都表现了她如何面对丈夫和公公,除了电影最后去找母亲,但全片只是在电话里呈现过女主妈妈的声音。可以说,她把自己的生活无保留地给予了这个有丈夫存在的家庭,可又因为一直怀不上孩子这层具有东方特色的枷锁,让她始终在家里都站在弱势的地位,哪怕在公公去世之后的家产问题上,作为一直照顾公公的她,都丝毫不敢做声,一直被迫地扮演着一个“局外人”。

女主演杨雁雁颇有当年杨贵媚的风采,她的表演恰到好处。虽然不能说惊艳,但足够让人感受到角色情感上的起伏,这种起伏,并不是大波大澜的汹涌,而是思思绵绵的悲伤。鉴于主人公本身就是一个内向温和的人物,基本所有的情绪都要收起来,亚洲人的含蓄和内敛,被杨雁雁诠释得恰到好处。

电影的另一个主人公,学生伟伦,由于爸妈长期不在身边,使得只有高中年级的他早熟且敏感;母爱的缺失,导致了他对中文女老师的依赖,这些让他与老师有了越界的行为。可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再早熟,面对自己所谓的“爱情”时,还是非常的幼稚;他不懂什么叫恋爱,所以才会在被老师及时止损之后,说出一些可笑的话。男主演许家乐也不是第一次跟导演合作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让他对于这个早熟少年的把握似乎驾轻就熟。

电影对于“雨”这个意向,有一种着迷一般的偏执。女主人公心事的转换,总会伴临着雨水的来去,每次在她遇到不顺遂事情的时候,雨水总是不期而至,或许也是借新加坡的天空,给像女主人公这样性格含蓄内敛的人一种机会,去抒发她内心无处宣泄的情感。电影最后,女主人公终于放下所有扰烦她的心事,回家乡看望母亲;而此时,雨季也终于结束了,母亲把雨季潮湿的床单盥洗,并拿出来晾晒。雨季后的床单尚且要拿出来洗净晒干,更何况经过雨季的人心呢?就如同女主人公的心,在经历这么多的阴晴不定和潮湿后,终于也要拿出来晒一晒了吧?

热带的雨季虽然漫长,但雨季过后,我们每一个人,依然要面对生活;我们终将继续踽踽前行,不会停歇。毕竟,每天的太阳,终将会照常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