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末,北京。小贵(崔林饰)从农村来到北京打工,他找到了一份快递公司的职业,骑自行车送快递,每单收费10元。等他挣够了600块钱,他就可以买下他特别喜欢的那辆公司借给他的银色山地自行车。小贵承受着客户经常的抱怨,努力地工作着。就在他快要攒够钱的时候,他的自行车丢了。他跑遍了整个北京城寻找他的自行车,然后在街上,他看见一个学生骑着它。新的车主小坚(李滨饰)说这辆车是在旧货市场上买的,而小贵必须要回自行车,于是两人只好设法共用这辆自行车。

一辆单车所衍生而出的两段故事,两个本毫不相干的城乡少年人生轨迹的交织,一个是进城打工的农村男孩,因为单车被偷被打破了预想的规划,另一个则是贫寒的城里孩子,偷了家中的钱,买下了被偷的单车,《十七岁的单车》由此用现实主义的所一展的青春,是残酷却又令人倍感真实的,在电影中单车所承载的已经不单单是车本身,它既是一种身份认同的象征,更代表着在梦想面前成长的隐痛。 

电影整体的基调是比较缓慢的,如同一卷画慢慢铺开,画中的人一个个粉墨登场,带着浓重的特色。影片的主人公到配角,都是非常符合人物形象的,操着一口方言的小贵和亲戚,北京上学的小坚和潇潇,周迅饰演的那位漂亮气质却又爱慕虚荣的保姆,最终因为偷穿女主人的漂亮衣服被发现而赶走了,她总是穿着不同的漂亮衣服来小贵家的小店打酱油。惹得小贵他们春心动荡,按照后来的剧照,本来保姆和小贵应该是一对,不知道为何删了那段戏份。

一部属于中国的青春电影,虽然他只代表那些穷困的工人阶层,代表不了中产阶级甚至有钱人的青春,但触动了我们这群能感受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生活的人,我们理解这是什么样的青春,什么样的人生。这也就够了,电影不曾批判什么,始终只是平静讲诉,结尾处,小贵拿起砖砸了那个小混混,全班鼓掌,叫好声一片,这也是本片唯一一处宣泄情感的地方。

影片最后,小贵扛着单车,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导演用固定的长镜头来拍摄,郭连贵落寞而寂寥地走过纷繁的人群,背景音乐是清淡而萧索的,烘托出异乡人的悲凉。影片最后一个镜头用长镜头来叙述这个城市的车水马龙,表达了这个社会的隔膜与渺小。世界是一个光华交错的舞台,我们乞求着属于自己的青春华彩。青春是一辆单车,我们十七岁的年华里,是它带我们成长,这个世界无论民族与地域都是平等的,所谓异乡人与城市人都历经着青春疼痛的生长。这慈悲地执行天地万物的世间总会有我们青春的归属,而我们心中的那辆“十七岁的单车”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磨去它的棱角,洗尽它的铅华,消失它的风韵,最终徒留我们在青春的岸边,怅然若失。

电影《十七岁的单车》无疑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颗明珠,它在镜头的运用,蒙太奇的使用以及音乐的配合方面表现的极为出色。它将十七岁时的青春真实而不做作的展现在观众面前,使观众真切的感受到来自青春的朝气与不安。我们期待在中国未来的电作品中,有更多这样好的青春电影诞生。

式青春片的特色。自行车的最初拥有者小贵是农村孩子,因为这辆公司发的自行车而对新生活充满了希望,他努力的送快递、努力的攒钱;小贵长久以来的执着与质朴与后来冲动易怒的小坚也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车对于一方是糊口的依靠,而对于另一方则是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