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丽丝(茱迪·福斯特饰)是联邦调查局的见习特工。她所在的城市发生了一系列的命案,凶手是一名专剥女性的皮的变态杀人犯“野牛比尔”。克拉丽丝奉命去一所戒备森严的监狱访问精神病专家汉尼拔博士(安东尼·霍普金斯饰),以此获取罪犯的心理行为资料来帮助破案。汉尼拔是一位智商极高、思维敏捷但高度变态的中年男子,并且是个食人狂魔,他要求克拉丽丝说出个人经历供自己分析以换取他的协助。不久,又发现了一具女尸。克拉丽丝发现了两个新线索:其一,死者背部被剥去了两块菱形的皮;其二,死者喉咙里有个小手指大的虫茧。据昆虫专家分析,这是源于亚洲的一种蛾,被称为“地狱昆虫”。

又有一位女子被绑架了,这一次是参议员的女儿。克拉丽丝向博士求助,博士仍对她进行心理分析,克拉丽斯说出童年的最痛苦的回忆是父亲去世后的一段日子。博士提示克拉丽丝,蛾的特征是变,由虫变成蛹,又由蛹变成蛾,“野牛比尔”也想变,由于童年时遭到过继母的虐待,比尔产生了一种变态心理,他去过三家变性手术中心,但是遭到了拒绝… …他们的谈话被主治医生奇顿窃听去,他想抢头功,于是对汉尼拔进行审讯,然而一无所获。 后来博士被转移到另一家监狱。克拉丽丝闻讯赶来,经过一番询问,汉尼拔了解了克拉丽丝为什么总会听到羔羊的惨叫,可正当她要求博士说出凶手的名字时,奇顿带卫兵赶来把克拉丽丝架走了。不久,博士利用奇顿丢下的圆珠笔的金属丝打开了手镣,杀死了卫兵,逃之夭夭。

克拉丽丝一个人继续寻找线索,逐渐把对象锁定在一个叫詹姆·伽姆的人身上,因为他曾在海关提过一箱来自苏里南的活毛虫,还去过变性中心。克拉丽丝找到了“野牛比尔”的住处,她和凶手在阴森的地下室里发生了激烈较量,最后克拉丽丝击中了詹姆,救出了参议员的女儿。“野牛比尔”被击毙了,然而更危险的人物却又出现了。在庆功会上,克拉丽丝接到了汉尼拔博士的电话,电话挂断后,汉尼拔戴着墨镜,无声地进入人流,寻找他的猎物——奇顿去了。

恐怖惊悚契合心心理哲学的时代经典,《沉默的羔羊》在氛围营造层层深入的同时,悬念则又如抽丝剥茧般巧妙的解密,警察依靠一个杀人狂魔找寻另一个杀人狂魔的荒诞,更赋予了电影以极强的讥讽,那集变态与优雅一身的汉尼拔,足载影史。 

这部电影精神分析味太浓,继承传达了弗洛伊德的“恋父”理论,并贯穿在整部电影,而这个理论本身就很让人emmm……“父”的影子笼罩在女主周围,也在观影时无时无刻不在向我强调着它的权威,感受得到电影极力让作为女性观众的我潜移默化地“迷恋”被“臣服”的用意,而作为本就有准备,也这一点较为敏感的我来说,我全程是感到不适不满的情绪的。许多人通过这部电影,爱上汉尼拔这一经典形象,而我恰恰相反,我全程叛逆地在脑海中主动抵触反感着他。电影很经典,在男人堆中突出的女主的形象我也很喜欢,但还是回到老师最开始就提出的问题,什么是女性主义电影,女性反感于“男权”和其格格不入,却主动跪倒在“父权”下。电影无非传达了,在她的成长中,从小到大,无时无刻不需要一个实际或者精神上的父亲,被指引,被保护,并用精神分析合理化这种所谓的“潜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