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济鼎盛时期,大量的外国移民涌入日本,他们把那里视为淘金的天堂去拼命挣钱,并给它起名为“元都”。然而日本人痛恨这个名字,就管这些移民叫做“元盗”。母亲死后,一个无名的“元都”少女被送到妓女固力果那里。好心的固力果暂时收留了这个少女,并根据自己胸前所纹的蝴蝶给少女起名为凤蝶。一天,固力果带凤蝶去了一家名为“青空”的废品安置区兼汽车修理站。在那里,凤蝶结识了飞鸿、阿龙、狼朗等人,他们都是来自不同国家的“元盗”。

不久,时常去“青空”帮忙的凤蝶逐渐与他们熟识起来,并成为了亲密的朋友。一天夜里,固力果的一个客人欲强奸凤蝶。闻讯赶来的阿龙失手将此人打死。在处理死尸时,大伙惊奇地发现这个人的腹中竟然藏有一盘磁带,上面录有美国歌曲“My Way”。真实身份是某秘密组织杀手的狼朗,通过同伙春梅得知,被阿龙打死的那个人是黑社会成员须藤,而那盘磁带中隐藏着制造伪钞磁性感应资料。

众人利用这盘磁带大量复制伪钞,一夜变为巨富。阿龙等人发财后回国,而飞鸿则离开“青空”到城里买下一家夜总会并把那里办成专供固力果演唱的Live House。不久,固力果由于演唱天赋出众而与唱片公司签约。在公司的干涉下,成名后的固力果不得不与飞鸿这些“元盗”断绝关系。与此同时,那盘磁带的主人,黑社会首领刘梁魁得知磁带下落,派手下追杀飞鸿、固力果等人。逃亡中的飞鸿由于使用伪钞被警察逮捕,严刑拷打后死于狱中。固力果在刘梁魁的手下劫持赶到“青空”去取磁带,在春梅的帮助下狼朗机智地干掉了这些匪徒。一场风波过后,人们又回到“青空”以火葬的形式向飞鸿告别,悲伤的凤蝶将成箱的钞票也赴之一炬。最后,凤蝶将磁带还给了偶遇的刘梁魁,并告诉他固力果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

《燕尾蝶》是岩井俊二一部非常与众不同的作品,这不仅在于其在电影风格上的颠覆,更在于这一故事的深度,电影借一个虚构繁华的元都为引,所展现的是一群外来移民在这座繁华都市中的迷茫堕落,所直指的是日本整个社会那种根深蒂固的排他性,但于此中这又是一部尤为鲜明的岩井俊二电影,在一个不择手段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对纯真之爱的描绘更加让人觉得是如此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