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师李尚优(刘智泰饰)的妈妈早年去世,跟他相依为命的只有爸爸和患上了老人疑呆的奶奶。一个冬天,尚优认识了刚刚离婚的电台DJ韩恩素(李英爱饰)。
  恩素到来的目的是为自己的节目收录一些效果声音,他们到了一个竹林,用录音工具录下了风吹起竹叶的声音,到一间寺庙录取风铃的声音。他们走遍郊区,四处记录大自然的声音。
  两人感情发展迅速,春去夏至,李尚优和韩恩素跑到海边捕捉浪潮声。年轻的尚优仍然爱得炽热,但恩素的激情却开始冷淡下来。曾经历婚姻失败的她,始终不相信爱情会永恒不变,未能忘记离婚所带来的伤痛。而他一直想不通,爱情怎么会无声无息地溜走?

春逝》这样一部电影,并没有试图给其中的哪一方加上某种道德判断,比如说那个女人太不负责任,或者那个男生太被动和懦弱,如此这般。然而,也并没有如许多日韩描写婚外情的影片那样,刻意去模糊是非的界限而仅仅满足于一种温度适合的气氛。《春逝》的结局,就呈现出了导演的所谓“情感评价的复调语境”。解释这个艺术哲学的术语是不必要的,我们只须看看影片的结局:
女人后来又回头去找那个男生,但男生拒绝了。

这在许多年轻人看来,多少是有些奇怪的。在他们看来,那个男生不是分明心底还留着那个女人的影子吗?那又为什么拒绝了呢?他们其中的一些人给出了可能的解释:因为这个男生要保留住自己的尊严。
我年轻的朋友们,深陷于爱中的人是会将他的骄傲藏进口袋的,而当一份爱情逝去的时候,鞠躬或者下跪,什么都不足以抵偿。这里并不是说年轻人不会为了尊严而拒绝一份感情,恰恰相反,因为彼此的矜持而错失可能的缘分乃是年轻人常做的事。这里要说的是:对一部真正的作品来说,或者,在过来人的叙述方式中,那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尊严。若是仅仅因为尊严,那就仍旧是还保留着那种纯真的眼界,那么这部影片也就不值得我们如此被打动。事实上,这里非关尊严,而是成长。

倘若那个男生始终停留在当初跌倒的地方,或者怨天尤人,或者愤世嫉俗,那么,他或许会争取那样的一种尊严,无论是作为报复还是其他,或许,他连尊严都放弃,去伤害这个世界其他未经挫败的人们。但是,我们的男主人公并不是这样,他离开了原地,他——长大了。
因此,他的拒绝不过是说明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无论曾经多么美好,对一份不论以什么方式死去的感情来说,任何的反悔或者挽回都无济于事,因为,我们都回不去了。

春天如此美丽,我们都曾亲眼目击。而它的注定离去一定只是悲剧么?倘若我们所拥有的都是不死不灭的人生,那么,那些让我们此刻如此讴歌和赞美着的事物,还值得我们去追求和珍惜么?更何况,许多春天的种子,在埋下之时我们并不知道它在秋天会长成怎样的果实,那并不是一颗黑格尔式的作为逻辑起点的叫做“绝对精神”的种子,那是一颗湿润的、幼嫩的、在混浊而块垒的土壤中呼吸和生长着的种子。
一切只不过因为它一次性的旅程,因而当繁茂的树叶在风中低吟之日,它所唱出的,是那样一首悲欢莫名的曲子。

——给我们曾经到过,却又到不了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