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长达四个小时的影片,以一个真实发生的案件为故事主线,同时将当时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社会现状与对历史遗留问题的思考也纳入其中,如同徐徐铺开的时代画卷一般,优雅、真实又震撼。
如今近三十年过去了,这部电影仍然一次次地被提及,一次次地出现在各大榜单之中,岁月洗刷后的历久弥新,印证着它的经典与伟大。
不同于同辈导演侯孝贤习惯以一种深情温和的感性角度,凝视台湾乡土文化和影像空间,杨德昌则得益于早年理科生出身的缜密逻辑思维,总是以一种严谨客观的理性视角解构社会现实和人情世故。这其中,《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又属于杨德昌作品中特立独行的存在。

在这其中,杨德昌同时也展示了他高超的视听语言技巧为这个故事带来的无穷音画魅力。他不断地通过黑暗和画外音来尽可能地拓宽镜头画框所能达到的有限疆域。“小公园”与“217”的雨夜火拼那场戏中,杨德昌故意让厮杀场景发生在仅有几束微弱手电筒光亮照射下的无边黑暗当中,隐去了大面积的暴力血腥画面,观众只能通过惨叫声和时隐时现的砍杀镜头来脑补出完整的厮杀场面,而当我们不确定火拼场面是否真的如我们所想那样惨烈时,小四拿着手电筒看到血淋淋的火拼结果则进一步佐证了我们的想象。

如今几十年已过,一切发生了巨大改变。父母和孩子,个人与社会,文化传承和中西碰撞,人的前进、依赖、欲望和恐惧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张无法梳理清楚的大网。新的焦虑和不安,正以另一种形式笼罩在当今的社会之上,我们该何去何从、如何应对成了当下最值得思考的问题之一。希望以史为镜,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些反思和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