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李二毛,一个20岁的农民工,在夜总会找到了一份反串表演的工作,为了赚更多的钱,他开始打激素和做整容手术来改变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她渴望家庭,找过三个老公,但多次恋爱多次受骗,自杀过几次……在欢场混迹多年,李二毛逐渐染上吸毒和酗酒的毛病,期望多年的变性手术也一直未能如愿,生活日益穷困。
  2011年,李二毛被撵出出租屋,流落街头,不得已携着新男友两手空空地溜回四川老家。自十三岁就离开故乡,李二毛不只要面对眼光一样的乡亲,这些年来,家中的农田和宅基地都被村干部霸占去了。

导演现场交流场。我先知道了二毛的死亡,就好像倒叙一样,看了他人生的最后17年。LGBTQ的题材并不是第一次看,但我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力,有一种难过和沉重的情绪像海水一样慢慢涨到了我的胸前。别人过的是一种生活,他(她)过的是两种人生。我也许看到的是她表演的部分,也许是悲惨的一生,他一次次在镜头前哭泣,每当她想重返新生时,上帝就给她观赏了一扇窗。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过她的人生,但是她曾经非常勇敢过。我难过的,是底层和边缘人群想要跨阶级的渺茫,是整个社会对跨性别者的不理解,是原生家庭和土地的资本价值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PS,导演和二毛的关系,很难用拍摄者和被拍摄者的关系概括,是复杂的陪伴的羁绊。但最后的成片结果,可能还有许多未发觉的二毛的更多的一面,而国外的剪辑师也不一定能理解中国人的情感。

二毛身上的浪漫特质让她尤为可爱,她畅想出唱片,畅想彻底做完手术,畅想一辈子跟男友的命绑在一起,即便被逼得在农村宅基地上搭窝棚,也对着一副对联畅想搞养殖成功——她的浪漫只离地半尺,天真又符合实际,这是她身上最大的魅力。她需要强烈的爱,这也是苦痛个人悲剧里最让人心碎的地方。片子到最后,用文字的方式突然宣告结局,剧场里每个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瞬间被撞碎了,亮灯后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默默起身默默排队离场,那几分钟实在安静得惊人。

李二毛的着装打扮在我们的周围十分少见,绝对不能算作透明,可是他的内心世界、他对爱的渴望和诉求,他对梦想的坚持和偏执,却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比透明的不存在物更让人抵触的异类。李二毛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他渴望成为一个真正的女性,和自己的爱人组建家庭,然而现实最终打败了这个短暂一生历经坎坷的“双性人”。如果李二毛在《二毛》上映时,知道大家都很喜爱、很同情、很关注他不一样的世界,或许这也会成为他重新焕发自我的力量吧。